Category: Misc

miscellaneous stuff

如何组织一次技术会议?

刚好@杜伟忠_Terry 问这个问题,简短地回复了几句,觉得不如分享出来,跟大家一起改进这个清单岂不是更好?希望大家也一起来提供意见改进这个清单好吗? 从总组织者的角度看,基本过程如下: 大致确定大会的规模、时间、场地等,还有预算投入 招募组织者(公司内部的话可以成立一个大会组委会、组织小组之类的) 组织者分工,一般后勤、财务、会务、话题评审、嘉宾、宣传等几个部分。你们自己可以做大会整体的把控和各小组的统筹协调。 然后定期开会推动事情进展即可 我们是公开的会,所以需要提前好几个月(4~5,甚至更早)确定大会的主题、方向和分会场设置等,然后公开消息号召大家提交话题,包括征集赞助商 貌似提前2~3个月开始准备好注册、支付环节,开始宣传售票 基本上都ready之后,就开始印制各种宣传品包括制作胸牌、海报、大会手册之类的东西 提前布置会场 确定主持人啊啥的,招募微博报道员啊啥的,都是不大不小的事,不过早确定比较好。 是否有外籍讲师、话题,是否需要同声传译 @酸性有毒物质:尽量让自己只面对一家外包商,这是我的体会。同时面对N家vendor,非常消耗精力。 柴锋曾在QClub网站上分享过一份非常详细具体的清单:“组织活动需要准备的事情” 我们的会务一般都是外包出去的,网站简单点的可以用Wordpress直接搭,参会者注册一般也都是外包出去。我们组织者相互间的交流一般用gmail即可,团队协作可以采用basecamp、trello等一些工具。 请大家补充,我会更新的。

忙碌的元旦(流水账)

29号还在上班,接到家里电话,外婆说话已经说不清楚了,妈妈让我赶紧赶回家。于是马上订30号的机票,早上7点35的航班。想要尽快回家,结果却无法如愿。   第二天很早就起床要赶航班,飞机大概10点抵达重庆机场,看到机场有直接到下面区县的大巴车,咨询了才知道到开县的要到元旦才有,只好先坐到万县的车然后再转,这样方便点。结果买到票才发现,居然是12点的车,郁闷,要在机场等好半天。结果等车开动,它还要去北站补客人,1点多点差不多出发,司机又说要4个小时才能到万县,买票时那个售票员说的可是3个半小时啊,而且还没跟我说要在北站耗掉半个小时。我的时间,我的光阴啊,就这样被浪费掉。到了万县,也没能马上出发,进车站的时候看到一辆去开县的车刚出发,等我买到票呢,没多少人,司机说要等到满员才走,或者等到5点半,差不多半个小时呢。。然后以为只要35分钟可以到开县,居然要花一个小时,我宝贵的时间啊。。。   到开县,在高速刚下来的口子上下车,找个摩的,直接去外婆家,开价4块钱,我没啥概念,坐就坐呗,感觉也不多,到小区后我还是给的5元钱让他不用找了,后来才知道这么段路可能3块就差不多够的,估计那个人当天要开心死了。到外婆家已经是晚上7点过,马上就去看外婆,外婆看来已经神志不清的,不断地和她说话,还不停地摸他的手,都没有什么反应,外婆就死死地闭着眼睛,张着嘴巴呼吸。说是二姨回来跟外婆说话的时候外婆也是这样子。外婆平日身体都还不错,这次生病也挺突然,后人都没觉得有多少严重,想想外婆可能也就前面吃什么东西吃坏了下。这么远的赶车,我感到非常的疲倦,9点多就准备和妈妈一起先回家去休息会。没想到,回到家,我刚脱掉裤子准备上床睡觉,妈妈接到电话,就说外婆没声响了,大家心头一紧,赶紧起床赶过去。   外婆看起来好慈祥,她静静地离开了我们。外婆是个好人,希望她会如愿跨过天门,进入天国。   当天晚上所有的子女都到齐了,面临着这样从来没想到的场面,大家也显得手足无措,连那些丧葬用品都没有准备,只好赶紧出去敲人家门市的门。整夜大家就忙着伤心以及处理后事。第二天就通知她的小姐妹和教友,联系各方的人,安排后续的事情,包括第三天(元旦)的殡仪车去火化。外婆真的是个好人,来看望的街坊邻居挺多,提到她生前的种种,都是赞赏有加,这还是我们遵循她的嘱咐一切从简的情况下。总之呢,第二天都在这里守夜,自然又没得睡觉,只能偷得片刻偶尔在座椅上靠靠。   第三天很早就去火化,然后回家还准备稍微休息,结果日程就被排得满满的。几个关系挺好的长者知道我回来了,都要找我聊聊聚聚聚,请我吃饭。结果整天都是在不停地奔波,好久都没有走那么多的路,感觉好累。。。在家再休息一天,就又和二姨一起去成都,先坐车去万县,然后坐火车,卧铺到成都,好久没坐火车,感觉真不习惯,一点都没睡着,不晓得和上铺有没关系。晚上8点多的火车,第二天早上7点不到的时候到成都火车站,再打车去二姨家。接着就是忙碌的一天。。好久没有看到航行妹妹,变化真大,小姑娘的性格感觉也变化比较大,真希望有更多时就可以陪陪她,可惜这次来不及。赶着订好周六中午的机票赶回杭州,也是没在成都坐过飞机,没经验,没想到成都的雾这么厉害,延误好多的航班,我12点30的航班倒是准点上飞机,可惜还是得排队等着起飞,整整两个小时之后才起飞,途中也遇到两三次强烈气流,不晓得为啥,一点也不惊慌~   飞机在下午5点飞抵杭州,终于给忙碌的元旦之旅划上了句号,希望我能够好好休息下,然后周一有充沛的精力去上班。

外公

大年初一,为了招待表妹带回家的男朋友,爸爸开始捣鼓多年没有摆过的酒席。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吃饭真的是“相当滴”(宋丹丹名言)壮观。   吃过饭,妈妈和幺姨我们准备出发去外公家看望下老人家。昨天30的时候因为下雨,妈妈觉得出门太不方便,所以今天我们怎么也得去看看外公。昨天外公说人不舒服,幺姨她们张罗着把他弄去看了下医生,可是开回来的药他老人家又不愿意吃,让人担心。说起来这个搬新城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外公他们属于移民搬迁,国家给他们的新房子已经修好住了进去,可我妈妈单位的房子还没有完工,新老城相隔蛮远的,我们去探望他老人家也变得挺不方便的。   到了外公家,刚进门就听见外公在呻吟,赶紧去问问状况,原来他就是人不舒服要哼哼一下而已,可在这不了解状况的外孙看来可是有点心痛。外公越来越瘦小了,按外婆所说,他的脾气也越来越拐。他的身体真的是很差了,挪个位置,换一下姿势都非常的吃力,说话也有些含糊不清。外婆指着我问他“这是谁”,他睁着眼睛看了半天说是认得是谁,没说我名字,估摸着他也看不灵清了吧。   外公现在一般就三个姿势,一个是直躺下,背靠在不是很高的垫子上;另一个就是坐起来,脚绻在胸前,手和整个头搭在膝盖上,说是搭着其实也就差不多是搁着,这样的姿势按我观察,大多是他感到比较疼痛的时候,要坐起来咬咬牙坚持。还有一个姿势,是今天我也帮忙服侍的,他侧着身躺下,躺在垫得稍高的枕头上,外公似乎头痛,这样将整个头都搁在与肩同高的枕头上或许可以减轻点痛楚。外公的身体真的是已经十分的虚弱,任何的姿势他都无法持续太长,总要不断变换姿势,我想他脆弱的躯体无法承受较长时间的重压,变换姿势能将受压迫的部位不断调整,至少可以协调一下全身的苦痛。   一会,医生来了。听妈妈说,大年初一这个时候不是那个人医生是不愿意出诊的,袁医生一直都给外公看病开药,外公似乎也只信任他,别的医生开了药他总认为没有效果。一直都从妈妈他们口中听说袁医生这个名字,却从未见面过,今日见到,确实是个很友善且和蔼可亲的人。坐在床边把好脉,他告诉外公去打点滴,可外公摇头拒绝了(妈妈说外公就是不愿意打点滴,所以也没有送他去医院,毕竟医院里不打点滴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只好答应说开些药给外公吃。   离开外公的小间,他出来将爸爸妈妈叫到一旁说话,让我感觉不太好,凑过去一听,据说外公是什么颅内血压太高,还有什么血管硬化啥的,总之医生的结论是可以开点要镇镇痛,混点时间,别的。。就只能尽人事了。。回到外公的床前,外婆看着他好一会,走出房门嘟囔到该给他理个发了,说什么好象最近的理发匠又不在,我转头看看外公确实有点胡须拉茬的,还默默点头同意,刹那却觉得外婆莫非。。又一会,外婆走到门口象是望着外公在发呆,长长地叹一口气,蹒跚到客厅和妈妈幺姨小声的聊天,外婆的眼中似乎有一种不舍与怜悯,可却只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由于常年在外,外公身体状况我无从了解具体情况,只能从和妈妈的固定家话中得知些许。外公那承受病痛折磨的表情和呻吟,外婆和舅舅幺姨他们的话语让我感觉到外公现在只是在尽力的延续着人生,终结的那一刻不知道在何时就会到来。这让我想起爷爷去的那一年,也是春节,回来前似乎爷爷的身体都还比较正常,可新年里的几天似乎一切风云突变,他的身体状况急剧变坏,呼吸道的毛病对老人家来说实在是太致命,最后看着他那样的痛苦,围在病床边上的家人们偷偷地拔掉了氧气管,他终于远离了一身的病痛,放下了一生的担子,捏着孙子自己赚来孝敬给他的百元钞票,带着笑离开。今天的一切让我又想起了过去,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自私,我很担心,我很害怕,外公的身体看样子是无法支撑一年之久的,春节的假期结束我就要回去杭州继续工作,已不再是学生的我也没有了寒暑假那样漫长的假期,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想我恐怕没有办法保证可以在第一时间内赶赴家中。至少爷爷还有整个大家子的陪伴,连我这个唯一的独苗也陪伴在身边,外公呢,谁也不知道。   外公已经有88岁的高龄了,却还要忍受着病痛的折磨。记得我曾经对自己说,人生只要活到五六十就可以了,再下去,如果行动不便一身病痛,那就是活受罪。可真这时,我却不知道人想要生存下去的决心到底有多大。外公在想些什么,担心些什么,我们这些还健康,还年轻的人也许永远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有那么坏的脾气,把后人使唤来使唤去,累得不行,为什么他们这也不想吃那也不想吃,偏要请某个医生,一定要说药吃了没有效果,我们也许只有到了那一刻,才能体会现在他的心情。   人生,每个人只有一生。生,就让我满带着快乐;如果有痛苦,就让我带着所有的痛苦永远的沉睡。在这一瞬间,我开始赞同甚至有些向往荷兰这个开放的国度,他们的法律允许了一件事情叫做“安乐死”。

爸爸生日快乐!

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早上打电话去祝他生日快乐.   爸爸也开始渐渐地苍老起来,印象中那个无所不能的超级daddy慢慢的消失,他的脸庞开始憔悴,皱纹和白头发开始争夺地盘.施工员的工作确实辛苦,奔波于工地之间,在尘埃和沙石,轰鸣的机器声中穿梭,这样的环境,人的皮肤,听觉,各种器官,受损老化的速度想必比起一般人肯定要快上不少了.   爸爸偏向果敢型的男人,行事雷厉风行,自然有时候少不了显得有些粗暴和独断专行.而我则似乎完全和老爸一个相反面,偏向安静,倾听,然后发表一大堆期望让人无可辩驳的言论,喜欢做一些皆大欢喜的事情…   人长大了,经历多了,真的会变,身体上的变化不算什么,真正重要的是一个人思想上的变化.渐渐地理解了爸爸的难处,理解到他很多同样也是做出了决定,尽管这些决定在我看来显得不够恰当,可是我现在更愿意相信,这些决定并不是不可理喻的,而是在爸爸的程度上做了最好的分析而做出的决定.爸爸当年没读多少的书,这也是妈妈经常抱怨的事情,她担心爸爸教不好我.他是家里的老大,在那个年代意味着早早地就要承担起家庭,或者说是家族的重担,在一个人人都等着你说话,等着你做决定的环境里,你拥有一种极度的权威,可也有这无比的压力,因为所有的失败都会由你一个人承担,所有的重担都要你来挑,没有那种独断的气魄,坚韧的意志,可真的是没有办法坐上老大这个位置的.   而后来,好像是上山下乡的年代,爸爸去当小头目还是东西说不清楚,反正就是那种手下一帮工人,每天要满大山的扯开喉咙大声叫他们起床干活的那种,这也练就了爸爸现在的大喉咙,少于10层的建筑,完全不必要门铃啊传呼之类的东西,直接叫上一声就有相似的效果了.也许是和这样的"低等"工人(其实我很反感这种高低等的划分,只是在当前的社会,体力劳动确实被认为是各个行业里低级别的劳动,为了便于区分,我也只好沿用这种词汇,至少我不知道可以用哪个更恰当的词语)长期相处,爸爸充分领悟到嗓门大就是有道理的这条真理,于是他说话从来都是中气十足,没有一定的心里准备,真是感觉耳朵都会被震破.这也不得不提到,妈妈也很不喜欢爸爸的大嗓门,妈妈是做教师的,教初中数学,教师自然带有书香气了,更喜欢安静点,说话音量通常也是比较低,可慢慢地也得习惯…   生在这样的家庭,是我的幸运也是不幸.说不幸,是父母的风格真是差得好多好多,对于一个孩子,要去适应两种风格,他们之间还有点互相冲突,这可不容易,那小脑袋可是很容易就塞满了闹毛病的.可同时也是运气,爸爸简直就是大男子主义的代表,当兵的经历,家里老大的气魄,磨练出他那种当仁不让,说一不二的强硬派风格,这风格当然有缺点,可这里咱们都往好的想;而同时,妈妈则偏向于冷静思考,喜欢观看全局,从整个家庭的角度出发去看事情,考虑的范围往往包括我们的家庭还有双方的老人那一辈甚至是各自的庞大家族,当然是女人呢就不免要沾染上那种感性的特质,于是乎,到最后他们的结晶 — 我,就融合了几乎双方所有的特点,好的坏的,其实也分不清楚了.不知道究竟是出生在双鱼座的时期造就了我的性格,还是我的父母决定了我的性格也决定我会出生在双鱼座,还是…….. 昏倒,人世间的事,还真是难以说得明白.   也罢,结束这长篇大论吧,今天不知道为何,人突然大发感慨,随便写写也好多字打出来,总之祝爸爸生日快乐,保持健康的身体!

紧张的工作需要加倍的努力

sprint的时间一天天的减少,今天已经是第17天,离月底只有3个工作日,除去sprint review meeting也就只有两个半的工作日,剩余的80来个人工时,分摊到4个人的工作小组似乎也还是有点压力。   努力!Scrum本来就是incremental的,同样我们的技能也会在接连不断的sprint之中得到提高,压力不是坏事,只要可以转化成为动力就很好。短短的30天不到,我已经至少有了简单的linux下的script编程经验,以及。。呃,一些好象无法总结出来的收获吧,呵呵,总之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能力有了明显的提升,也许在若干个sprint之后,到这个项目结束的时候,再回过头来看,会发现自己比起几个月前要厉害了许多吧~~   又是一个下雨的夜晚,我不喜欢雨,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我这个双鱼座的家伙是挺亲水的,却不喜欢雨绵绵的天气。   夜深了,人也静了,看来,我该钻进被窝睡觉了~好好的休息,为的是积蓄人生路上下一次冲刺的能量,努力!!

偶然受到领导表扬

今天很偶然的受到领导的表扬,过去到OP参加一个小型的讨论,关于如何更好的分配时间以及使用RNC设备。结果提前赶到,就在附近晃荡的时候,领导眼睛极尖,一下就看到我叫了过去。也算是了解一下目前的状况吧,有打有压。   最近确实出了些纰漏,当时填TV的时候,实在是由于那个鬼东西速度太慢,以为已经使用tab键跳到了下一个文本框就直接输入工时,结果没想到后来的结果是填错位置。。。哎,也怪不得别人,确实是我自己的错,我们每周的填写都会要求截屏做记录,翻看抓取的屏幕照片,确实是自己填错,也都是自己没有把握住复查这一关,如果截取好图象之后还再稍稍地检查一下,还是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失误。   领导比较满意俺最近的表现,主要也是前面让我都感到莫名的事情,A5的项目急需用人,有新的CR要增加人手,team leader本来分派了人员给她,负责人居然点名要我做。。。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比较厉害,呵呵~看来应该去问问她~   领导觉得我的发展势头不错,进展蛮顺利,可我感到的却是。。嘿嘿,中国人很爱说的——机遇与挑战并存。目前确实参加着好些挺重要的项目,schedule上也挺紧,或者就是象scrum这样挺有挑战性的新事物,有很多机会去学习更多的知识,这也是我很满意的一个地方。另一个方面则是,确实存在着一定的压力。   A5的测试相当紧迫,尤其是局限于紧缺的实验室设备,更是要争分夺秒地进行,我对于在工作时间争取到这些设备资源不抱太大希望,还是准备在晚上或者是周末采取加班地形式来缓解资源上的压力吧。   AUUSEB的测试计划看来是无法按期完成的,计划中要在本月末的时候完成inspection,可现在才刚刚开始把plan创建起来,甚至测试的范围也需要进一步的沟通。我想,一切顺利的话,就算我可以在月底前写好plan,甚至是一个finding都没有,可以直接通过inspection,那也是在将近3周之后的事情。。寒。。得加把劲了。。   DRT的实现,自认为还算是感觉不错了,不过在2月底前交货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SPM也将要求放宽到3月底,其实也就是一个case的实现,我想应该问题不大,3月底这个底线还是完全能够保证的。AUU部分的自动化还需要进一步的优化,这倒可以暂时摆放一边不管,而且初步的优化也已经完成,TA的效果和时间上的花费应该也是令人满意的。HMS的部分才是问题所在,automation不算是难点,重要的是难以领会到case设计者的意图,从我所能找到的report里面找到大致的框架,具体的细节还需要自己去研究。feature的负责人在芬兰也是件麻烦事,至于杭州这边的测试人员呢,他们在TT之后又没有进行比较完全的测试,只有其中的一部分case被执行过。   P.S. 今天MS有点丢脸,在测试过程中,希望修改一个测试程序的代码,想要使这个process运行起来之后就一直停留在那里,等待我去查看它的各种属性,呵呵,其实蛮简单的事情~   高手指点说增加一个循环就好了,“while(1)”,让它一直在这个死循环里面处理。本来代码是: sleep(40); 在他的指点下我修改成: while(1)      sleep(40); 这时他就不说话了,我问他是否这就可以了,他蛮有点惊奇地问到:“是啊,C语言就这样啊,你不会这都不知道吧??”见笑见笑,我没有半点丝毫责怪的意思,只是有点惭愧没有学好,呵呵~   大学里确实是学习过C语言的,这门计算机专业的基础学科怎么可能没有学过呢。只是后来的工作中一直没有多少C编程,号称派生于C的HIT的编程语言,用到while的时候,也需要用上一个endwhile来标志这个while循环的结束。允许我给自己找点借口,最近确实事情多,忙得脑袋有点昏掉,想不过来也还是可以理解的。   很感谢高手的乐于助人,发现这样的情况,赶紧回到座位就发了一本C语言编程的电子书给我,谢谢谢谢!只是我还是需要找点时间出来看~~   另外,很有点压力的事情是,目前这个scrum team里面的成员除了我,都是硕士学历,各个都显得极其牛B,nokia自己招的员工确实还是挺厉害的。当然光感叹是没有用的,还是自己努力学习,积极上进吧,要么以后也去读个硕士出来,也来牛B一把~

我不喜欢加班。。

说到加班,IT人恐怕大多会觉得愁眉苦脸。IT行业加班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尤其是那些为了生存而挣扎着的小公司,提高自己竞争力的一大法宝就是加班赶进度。   通常加班有两种情况,一是公司要求的,还有就是自己要去加班。然后从个人意愿来看也可以分成两种,自己同意的,还有就是不愿意的包括那些被迫接受安排的也算吧。接着我想加班嘛就是增加工作时间喏,那么这时候做的事情自然就应该是工作相关的,当然也会有些人要做与工作毫无关系的事情。   那么结合一下,先看看那些公司要求加班的,又自己同意了加班的工作安排的人,要是他在加班时总干些无关工作的杂事,那我看这个人恐怕是别有用心,或者说没有职业道德?不然干嘛要答应加班,加班就该好好工作喏,换过来说呢,兢兢业业的做好加班的人呢就可以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员工。   拒绝公司安排的加班,我想要么有什么说得出来的理由,要么的话就觉得这人太不配合,无视集体利益,可能太专注小我。会不会有人觉得我太迂腐?呵呵,我是追求自己利益的人,不过也要重视集体的利益,我也觉得顺从集体利益情况下更能为自己争取到更多更好的机会或者收获。这种情况下被迫接受去加班工作的话,我看,恐怕消极怠工的会占大多数吧,要是决定了好好工作,那也就是愿意接受安排喏,似乎有点矛盾诶,哎。。   再来,看看那些是自动自发加班工作的人,呵呵,这个可就话多呢。要是加班是因为工作做不完,要延长工作时间来完成任务,这似乎有点从侧面表示你无法胜任目前的工作。。或者是工作安排不合理,为什么会给你安排了超出负荷能力的工作量,那这样就是管理出了问题,总之一句话都不是好事。。。而我不喜欢加班也就是这个原因,我可以在预定的工作时间内完成任务,所以我不喜欢占用个人的时间,没有这个必要。但是我并不反对调休的做法,比如说我今天不上班,换到星期六去把它给补回来,这又是另一个原因了,错开和大多数同事的工作时间,会得到一个十分安静的环境,喏大的办公室没有多少人,安静得不得了,没有人打断你的思考,也没有人和你抢实验室的设备资源,太舒服了,工作效率也提高了,我的确是很欣赏这样的做法的。   加班,也就这回事了,我并不反对加班,只要合情合理,我会接受加班的安排,甚至是要连续高负荷工作,只是我无法保证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工作质量,这我相信大家都能理解。   呵呵,回家路上的随想,回到家吃好饭还能完整的记录下来,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o^

Top